Monthly Archives: 08月 2014

全世界最需要中国的国家是谁

乌克兰局势升温,美国与欧盟对俄罗斯祭出冷战后最严厉的经济制裁,涉及金融、能源和国防等产业。俄罗斯日前对此反制裁,向欧美国家祭出农产品进口禁莫道不消魂令,并于本周开始转向中国购买水果和蔬菜。 不过,俄罗斯未来对中国的需求,何止仅仅水果、蔬菜。在这里可以告诉读者,俄罗斯在经济、金融和外交等方面,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中国。 一方面,欧美国家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加上国内消费不振问题恶化,俄罗斯今年第2季经济增长率仅为0.8%,是5个季度以来最疲弱的增长水平,俄罗斯政府原本预计第2季增长率为1.1%。更糟糕的是,随欧美实施愈趋严厉的经济制裁,俄罗斯预料很难长期熬过这些制裁,根据欧洲媒体统计,俄罗斯遭受制裁之后,预计在本年度内将损失230亿欧元,约占GDP的1.5%,明年将损失750亿欧元,占GDP的4.8%。 俄罗明年如损失GDP的4.8%,恐怕会进入经济衰退,这将迫使俄罗斯寻求与非欧美地区的经济体合作,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成为了俄罗斯急需拥抱的对象。 尤其是在融资方面,俄罗斯以前严重依赖西方国家的融资平台,如今欧美在俄罗斯融资平台上实施制裁措施,旨在限缩俄罗斯金融机构与企业在国际资本市场的融资管道,进一步削弱疲软的俄罗斯的经济,打击投资人对俄半夜凉初透国经济在今年下半复苏的信心。 对此,俄罗斯只能通过向中国大量借贷,以及增加向中国的出口,以支撑企业的生存、发展,来拉动俄罗斯的经济发展。 另一方面,俄罗斯资金需要中国当避难所。受欧美经济制裁影响,部分俄罗斯大型企业为避免遭美元融资市场列为“拒绝往来户”,转而将旗下持有现金调配至香港的银行,转持港元。 例如,由俄罗斯首富Alisher Usmanov持有的第二大流动通讯商MegaFon表示,已将40%现金储备兑换成港元,存放在几家中资银行。全球最大镍生产商俄罗斯Norilsk Nickel公司也透露,近日忙于将现金储备兑换成港元。此外,俄一家大型天然气和石油公司早前表示,该公司面向亚洲的业务将提供人民币结算,减少对美元的依赖。 读者可能会很好奇,俄罗斯企业为何现在青睐人民币和港元呢?这其实不难理解,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在外交上会与中国中央政府保持一致,不会加入欧美对俄罗斯制裁的行列。同时,港元与美元挂钩,事实上能有效替代美元,而且香港没有实施资金管制政策,俄罗斯企业可以随时将港元转换成其他货币,加上,港元汇率稳定,没有波幅,香港金管局会在强方兑换保证(7.75)接盘,俄罗斯企业增持港元不会越买越贵,可以减少购买港元时带来的汇率损失。 因此,过去俄罗斯企业及富人们钟情伦敦,但现在欧美都不安全了,未来更多俄罗斯资金将涌往香港,把中国作为避难所。 此外,俄罗斯在国际外交上也需要中国,避免被国际孤立。现在除了欧美国家孤立俄罗斯外,乌克兰事件之后,东欧国家也开始对俄罗斯深具戒心,尤其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波罗的海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三国,看到波兰、捷克和匈牙利融入欧洲后日见繁荣后,更是与俄罗斯渐行渐远,转而向欧美靠拢。俄罗斯在国际社会越来越孤立下,向崛起的中国靠拢成为了俄罗斯的选择。 对于中国而言,俄罗斯与欧美陷入对立关系,或带给中国新的战略发展机遇。但是,面对俄罗斯主动投怀送抱,中国政府不应该是无原则的支持,而是应要求俄罗斯付出某些利益作为交换,例如可要求俄罗斯对中国与周边国家的领土纠纷提供实际支持。在外贸方面,过去中国企业进军俄罗斯市场频频碰壁,中国也可通过此次机会,要求俄罗斯向中国企业开放更大的市场等。只有如此,才符合中国的最大利益。

Posted in 三星 | Leave a comment

被忽略的O2O小生意,引诸方觊觎

(这篇文章是根据《南方都市报》针对社区O2O的话题对百读社长庄帅进行的采访,内容有截选) 7月初,由传统物业管理脱胎而来的社区平台服务商“彩生活”在香港挂牌,轻资产模式备受资本市场青睐,其涨幅一度反超母公司“花样年控股”。社区生意被看好并非偶然。目前多方资本已在集结,包括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以及万科、花样年等地产商。同时也吸引了众多的草根创业者参与。以叮咚社区为例,成立不久便引来上亿元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 百读社长庄帅认为,社区电商只是“赚快钱”,商业模式并不高级,而巨大的社区“蛋糕”在社区服务上。而叮咚社区则以社交作为切入点,来增强“用户粘度”并对接线下服务。这一模式或具复制性。 社区服务:大佬扮屌丝 停车、洗车、开锁、打孔、疏通马桶、请保洁阿姨……在庄帅看来,相比提供社区商品来说,这类社区服务的“小生意”才有大市场。他以疏通厕所为例向南都记者分析:“一个20万平米的小区每天需求量得有多大?而且是用户急需解决且‘不差钱’的问题。” 庄帅提到的此类“小生意”以往常常被忽略,但目前却引来了诸多势力的觊觎。 第一类是万科、花样年、长城物业为代表的房地产商和传统物业公司。他们开始俯下身段深入社区寻找普通业主的生活需求;第二类是以草根创业者为主的轻资产公司。对于他们来说,没有社区这样的实践平台,只能傍大款,联手物业或者地产商进行摸索前行。第三类是包括民生银行、兴业银行等金融机构。这种模式,也得到了庄帅的认同,他认为,服务类电商一定是从开始时盈利模式就是非常清晰。他说:“按照这个思路想,可涉足的领域非常多。比如小区停车难的问题,汽车养护问题、请钟点工等等。” 其次,物业做社区服务,还有一大天然优势,即对用户数据掌握极其详尽。比如,万科物业与华为合作成立了万睿科技有限公司,包括“住这儿”APP在内的一体化科技研发系统几年前便开始着手手机数据进行试验探索。 第二种则是像猫屋男孩一样,提供一些生鲜类产品,或是以C2B的定制化生产和团购模式为主。在商家端,猫屋的O2O平台可以帮助商家实现C2B的定制化生产,减少库存,货到结款。在梁志军看来,在商品选择上这种模式有几个准则的:第一,标准化的东西不宜做;第二,过于奢侈的产品肯定不能做;第三,一定要避免和一些电商巨头竞争。 虽然这种模式一度让这些参与者赚到一些“快钱”,但并未得到更多业内人士的认同。“一应社区商务的U生活做社区生意,最终主要以是本地生活服务为主,这些社区商品只起到辅助作用。”从商业模式上来看,庄帅也认为并不“高级”,“只能赚小钱”。“其实,在这些平台上的客单价非常低,大概平均每单是35元,这远远低于在我们自己的网站或者普通的生鲜网站的客单价。而且销售量也并不大。说白了,就是用户的习惯远未养成,粘度不够,尤其是对于那些成熟社区来说。” 社区社交:因信任而生 邻里社交,以美国的Nextdoor最为出名。Nextdoor是一个主打社区社交、关注家长里短的美国新兴社交网站,以小区社交切入,打造小区O2O生态圈。目前发展风风火火,且屡获融资。 据叮咚小区方面介绍,以上海的玉兰香苑为例,该小区使用“叮咚小区”的居民已近6000人。每天上线人数在1500人左右,每天论坛产生新的主题帖50个,回复1000条左右。梁昌霖介绍:“交流非常活跃。天热一起去跑步,谁家的猫从楼上掉下来没有摔死……生活中源源不断你想不到的话题都会在上面出现。因为每一件事都是你的身边事。”他们借助叮咚小区可以查看“小区公告”,查询生活号码,也可以拼车、二手交易、聊天等。 通过这样的邻里沟通,新的邻居友谊与信任逐步建立,也让另一个板块趋于火热:二手市场。 不过玩社区社交,还有一点需要注意。大多数业主都习惯用QQ群进行交流,如今也有人转战微信群,目前已经放宽了群人数的限制。对此,庄帅提醒,这类应用玩社交要想着如何跟微信进行差异化运营。他说:“社区社交不能作为纯情感交流的工具,要成为社区的平台,一定要对接社区的服务。不要把自己工具化,要把自己平台化。比如停电后,社交平台上业主的反应,该去对接物业还是居委会?这些才是网上社交最终意义。”

Posted in 三星 | Leave a comment